《云中郡志》—— 云中郡志卷之十一

2024-05-06 14:00:00
来源: 雁北网 作者: 大代永祚

云中郡志卷之十一

人物志

贞节

刚柔之义,夫妇之道,《易》有从终,礼无二醮(jiào)。烈幽兰,『秉彝是好』。(出《诗·大雅·丞民》意思是民所执持有常道。秉,执;彝,常。)表而出之,允彰风教。志贞节。

代王夫人,赵简子女,襄子姊也。襄子贪代地,乃为好召代王饮于句注,而使宰人以铜斗柄击杀代王。襄因取代地,迎其妨归。赵夫人曰:『吾受先君之命,嫔代王,今十余年,主君残之。代亡,吾奚归?迎我何之?以弟漫夫,非义也;以夫怨弟,非仁也。』遂登山望其夫,泣而呼天,磨笄()自杀。代人怜之,因名其山曰磨笄山。

班氏,大同人兀坚童妻。坚童死。班氏不忍独生,愿从夫于地下,遂不食累日死。事闻,特诏表扬。

田氏,浑源知州刘仲亨妻。生子名彬,未七岁而仲亨卒于官。田氏年二十余,哭泣丧侧,不胜痛,遂自刭死。事闻,旌表其门。

华氏,大同人张思孝妻。元季为貊()高兵所执,以不受辱见杀。其妇刘氏同被执,乃僵压姑尸,大骂不已,兵并杀之。兵去,家人收其尸,妇姑之手犹相持不舍。

冯氏,名淑安,字静君。山阴县尹山东李如忠继室也。如忠初娶蒙古氏,生子任数岁而氏卒,乃续冯。大德五年,如忠病笃,冯氏引刀断发,誓不再适。如忠殁两月,遗腹生一子,名伏。李族及蒙古之族闻如忠没,有遗财,相率来山阴,冯氏方病,乘间尽取其赀及子任以去。冯氏惟守如忠、蒙古氏之柩(jiù)而已。悲动四邻,久之,鬻()衣,权厝(cuò)二柩于山下,携其子庐墓侧。时年始二十,羸(léi)形苦节,父母来视,欲使更适,冯抓面流血不从。居二十年,始护丧归葬汶上。齐鲁之人闻之流涕。

刘氏,朔州人贾贤妻。贤卒时,刘年二十余。二子,长福义始六岁,次福礼尚在乳哺。刘服丧抚孤,誓不二夫,惟事女工以营祭养。茕(qióng)居十五余年。至正间表扬。洪武初,其子福义以母节状闻,诏旌(jīng)。

张氏,大同前后所百户曾广妻。永乐二十年,广守鸭儿崖,陷入兵中。张氏时年二十,有娠。生男兴,十五袭父职,娶方氏。正统十四年,兴从征,阵亡。方氏年二十,无嗣,守节同姑。后张氏年七十六,方氏年五十一。乡人谓之一门双节。

张氏,潞城安简王侍婢,识文字。弘治三年,王薨,以死自誓。妃与诸姬慰谕之,张曰:『吾虽婢,事王多年矣,宁忍王死而独生乎!』自雉经于阁中。一府咸高其义,岁时祀之。

赵氏,大同前卫指挥叶盛妻。镇守椿之继母也。年二十余,盛死,誓不再适。待椿兄弟如己出。含哺抚诸孙。服饰不修,惨淡终身。无事未尝出寝户。孀居四十余年。

杨氏,大同左卫指挥使范安妾。宣德中,安战殁,杨欲自经以殉,家人知而止之,杨曰:『晋欲从一而终,尔留之何为?』竟死。事闻,表其烈行,诰(gào)赠淑人。

马氏,大同人刘昙妻。年二十四而寡,抚幼子,事舅姑,以慈孝闻。贞固之操,弥老益著。宣德间旌。

吴氏,大同人王玘()妻。玘卒,年二十六,奉养舅姑,无违礼教。育遗孤安,中永乐庚子乡试,任顺天房山县知县。吴氏守节六十余年,子贵而卒。正统问旌。

李氏,朔州卫军王干妾。正统年千征亡,李氏闻之号哭。生一女方九岁,以夫所遗金百两托其侄王敬抚养,遂自缢夫灵几前。吊者莫不惊叹。有司以请旌。

焦氏,大同人齐景才妻。年二十四夫亡,子幼,守节不渝。成化六年旌。

张氏,大同后卫军诸葛仁妻。适仁四年而仁病,张昼夜衣不解带,以侍汤药。仁卒,张哀恸绝而苏者三。亲戚力劝,而张愈哀,不饮食,数日而卒,年二十五。与同殡。其家三世孀居,有世节堂存焉。

黄氏,大同人,卫军仲海妻。家贫,喜舅姑以孝,年二十余,生三子。夫亡,操井臼(jiù),攻针指,养老抚幼,俱得其所。训诲其子,皆有操行。长子能承役,有智谋,以功升指挥。

王氏,大同前卫人高清妻。少亡其夫。姑目病久,失明。王以舌舐(shì)之,其目复明。舅姑卒,昼夜号泣,形貌销毁,闻者悲怆。士夫相与为孝德传,诗辞赞美之。

刘氏,大同县人张亨妻。年二十,举二子,而夫亡。刘事姑抚孤,辛苦万状,子长皆成立。年五十八卒。

张氏,大同前卫人乔恒妻。年二十三亡其夫,誓不二适。孝舅姑,遗孤四皆抚之有成。年六十三卒。

董氏,大同前卫指挥林胜妻。年二十七夫亡。事孤以孝称。教育二孤,长(早)卒,次彪袭职。董守节三十余年,志节无玷(diàn)。

王氏,蔚州人。少归舍人邹清,年二十而清亡,欲以死殉,舅姑力劝,王感悟,遂矢志守丧。服缟食蔬者五十余年,老幼赖之得所。正德初旌。

高氏,蔚州人。年十六归指挥王恺,随主帅御敌,被创而死。高闻,泣奔阵所,求尸归,如礼敛(以尸入棺日大敛)葬。时高年甫二十余,或劝改从,高大呼曰:『我国家命妇,忠臣妻,若何为此言!』孀居四十余年。正德辛未旌。

张氏,蔚州人。生有异质,兼备德容。年十八适旗校严通。通卒,毁容嫠()处者四十年。正德辛未旌。

刘氏,蔚州人。年十六归千户韩清。清病死,遗子二。长杨五岁,次桐两月余。刘抚育二孤,矢死不易。历五十年,辛苦备尝。乡人叹服,抚臣恤以粟帛,奏请旌。

康氏,蔚州人。姿容庄丽,志尚清谨。年十七归舍人奚端,端卒,康甫二十二岁,子宽甫三周。康谢罗谷,鬻()簪珥以抚孤。宽长成立。康阃(kǔn)内四十余年,凛凛冰雹也。

刘氏,广昌人。年十七归千户仲儒。儒疾刘躬汤药百昼夜。比卒,刘甫二十五岁,求死以殉,所亲防视不遂。一日,绐dài所亲市瓜,所亲信之,市瓜至,则刘已缢死儒柩前矣。有司奏旌。

常氏,大同县人生员傅江妻。江卒,常年二十七,有遗在腹,乃强食饮,百日而生子,名锦。育孤以存江后。孀居三十四年卒。

刘氏,知县张伯达继室。弘治甲子,伯达卒于官。刘年二十七,遗子鹤、鹏甫二、三岁,扶柩归葬,遂不出户庭。甘贫矢节,与侧室姚氏茹葫自守,及凤辈皆成立。鹤中式嘉靖乙酉。孀居三十年,寿五十六卒。

郝氏,仪卫总旗武通妻。行年二十一而通亡。粥粥一孤,郝抚之曰『吾所以不死,为此耳。』孀居六十年,寿八十一终。嘉靖七年旌。

卫氏,大同人。舍余李添福妻。年二十四而亡其夫,生二子,长安方六岁,次宁尚襁褓。父母怜其少,徐讽其改适。卫严拒之。隆庆二年,按臣奏旌。后安以文学参赞制府机务给冠带,宁以定款积功至洮岷副总兵。余孙皆以武功授指挥,怀信官至都督。节赠添福都指挥同知、卫氏太夫人。孀居六十六年,寿九十卒。

董氏,朔州人,指挥佥事方谅妻。年二十八而谅卒,无子,誓不改适以奉舅姑。已而舅姑相继亡,鬻奁 lián具营葬。敬其庶姑林氏如其姑三十余年。成化十年有司旌。

董氏,朔州人武敏。年二十五而亡其夫,贫甚,有老姑,诸孤呱呱在抱。乃勤纺绩,以资仰俯。诸孤皆有成立,仲杰仕至秦府长史。守志四十余年。成化十年,有司奏旌。

韩氏,怀仁人刘真妻。真亡,韩年二十五。家贫,力女工以育幼子景秋,守节三十余年。成化七年旌。

田氏,怀仁人李鉴妻。鉴亡,田年二十七。守节茹茶自励以育子夔。成化十年旌。

李氏,浑源人王士能妻。生子瑞未岁,夫殁,不食三日,死而复苏。殡葬如礼。值年饥,乃采蒿实,和米曲,上奉舅姑,下抚幼子,俱保全之。有司连。年八十四卒。

孙氏,浑源人张谦妻。谦卒,悲恸屡绝。一孤未周岁,人以抚孤宽之,乃强食饮,年方二十二。及弘治三年,孙已六十有二。有司奏旌。

钱氏,朔州卫千户应袭董仪妻。仪病死,遗孤在襁褓中。钱时年二十,哀痛自经,姑觉,救免。自是养老抚幼。舅姑相继没,以礼殡葬。逮姑﹝﹞成立,钱年五十有五。弘治五年旌。

李氏,阳和人曹宣妻。生子甫三岁,夫亡,遂断发自誓,攻苦遂志。虽遭艰险,冰霜愈厉。年八十四而卒。子雄亦成立。布政白行顺为之撰记。

赵氏,朔州人李通妻。正统间夫亡,赵年十八,怀孕,累欲自经。姑曰『尔幸有身。如生男,尔夫有后,虽死不死。巳女也,当听遂尔志。』生果男,名繁,忍死抚育。舅姑没,葬各如礼。孀居四十余年。成化二十三年,有司奏闻,诏旌。

师氏,朔州卫人郝让妻。年二十而让亡,无子,昼夜悲号,出奁lián赀营殡事。殡毕,一夕,跪哭于殡前,遂自经死。老少闻之,无不流涕。

氏,朔州人郝纪妻。纪举于乡,未几而病。杨默祷,愿以身代。纪竟卒,杨年二十余耳。每谓所亲曰『计惟自经,方尽吾事,奈堂上二老何』孝事舅姑,数年相继没,以礼葬祭。孀居三十五年,足不出门户。正德四年旌。

蔚氏,朔州人牛茂妻。年二十余夫卒。遗子珍在褓襁,抚育成立。守节五十余年,始终如一。
    丁氏,朔州人周广妻。年二十余夫亡。遗子三人,丁遇之严。稍长,就外傅,日暮必自课其业。长宗,以国子生任陕西吴堡县知县。次子俱有成立。缟素五十余年。节高,而才尤足称。

韩氏,马邑所舍人张祥妻。年二十九,祥卒。守志四十五年卒。乡人以节称。

蔡氏,左卫人刘玺妻。哀痛七日不饮食,求死不得,越数日,缢于室。

范氏,左卫人祁信妻。夫蚤逝,孀居事姑,以孝称。抚幼成立,年八十卒。有贞节堂诗文存焉。

毕氏,左〈卫都〉指挥李英妻。年二十六而英亡,守节四十年,无事不逾中门。御史陈天祥为之奏旌。

黄氏,阳和卫舍人丁淮妻。年甫二十三,夫死,守志三十八年,寿六十一终。

王氏右卫舍人欧英妻。幼而淑静,年十九而英亡。欲自杀以殉,家人守之,不得间。一日,乃闭户,托言洗沐,遂自经死。都御史李敏为之奏闻,有『日月争光,山川出色』之句。

李氏,灵丘人王彦卿妻。夫没,李年二十七。子甫五岁。家贫,甘茹集蓼以守其志。至弘治十六年,有司奏旌。

刘氏,灵丘人张文德妻。文德没,刘二十五。有一岁子,立志抚育,以存夫后。清白无玷。弘治十六年,本县里老闻于朝,诏旌。

罗氏,安东卫施达妻。其夫从军战死,罗年二十七。痛夫死非命,势不再适,守节三十八年。

杨氏,应州人李荣妻。年二十七而亡其夫。一子方七月,誓不再适,抚孤成立。守节五十余年而卒。

宋氏,大同人都督同知林椿妻。嘉靖庚戌,椿战没,宋年二十五,闻变,昼夜号泣。事姑卒,捐簪珥以营祭葬。督课二子克继先人之业。万历甲戌,按臣奏旌。子长凤举,宁夏参将次凤腾,朔州守备。夫忠妇节,相辉映焉。

李氏,大同人高伯枝妻。年二十六而夫亡,无遗子,李抚侄高致为子,以奉蒸尝《秋祭日蒸,冬祭曰尝)。教以诗书,食饩邑庠xiáng,孀居六十余载。有司旌。

李氏,后卫指挥陈栋妻。栋卒,李年二十九。生子鸣凤未一岁。家贫,饔飧yōng sūn不给。或劝其嫁,李曰:『强生为此呱呱耳。』艰苦备尝,竟成痼疾。鸣凤长袭职,仕至游击将军。万历三十年旌。

刘氏,总旗武彦爵妻。艾年亡其夫,励志育孤,卒有成立。孙登仕籍。年九十四卒。万历己亥旌。

梁氏,大同县人丁淮。淮卒,梁年甫二十四。家贫,苦节自守。抚孤世臣等成立,冰操皭jiào然。卒年七十三。有司旌。

王氏,大同人监生李祯妻。祯亡,王年二十五,止一女,呱呱褓中。母家亦止一寡母幼侄,家计甚窘,形影相吊也。王矢志自守。女长,为之有家。乃迎母、侄事育之。母卒,以礼葬。为侄娶妇,以继李后。

王氏,游城府辅国将军俊㮈nài继室。㮈好施禄,入常不赡,王恒佐之。㮈以嘉靖三十六年大疫故,王年二十余,欲死以殉,所亲守之,不得死。桥俸以死停,而家无长物。会年荒,王力女工以襄殡事。教孤充熣成立,以孝闻,而王遘gòu疾卒。万历辛丑,按臣奏闻,诏赠夫人,树棹旌。

靳氏,天城卫雷世雄妻。年二十五而夫亡,生子宸六岁矣。每欲自尽念孤辄止。家贫无以聊生,赖母舅时赒zhōu)卹之。母子无常饱也。勤女工以教子辛苦坚贞三十余年。按臣旌。

郭氏,后卫千户邹妻。任怀安守备,卒于官。郭年方二十六,子尚信生未周。郭扶柩归葬,忍死存孤,备尝艰阻。有老姑,事竭其孝。郭苦节四十余年。御史台旌。

周氏,前卫应袭温习诗妻。夫暴疾卒。周年甫二十,遗孤在襁褓中,以节自誓。家计窘而苦节愈励。二孤壮,长绰授百户,次绅授镇抚。万历二十五年有司旌。

赵氏,马邑所陈廷贵妻。年二十四而贵亡,一子三岁,强活抚孤。家贫,力女工以自给,手常为龟jūn。万历三十四年诏旌。

王氏,大同人,年十六归李怀安。伉俪七年而孀,屡恸绝而苏,不食饮累日,复经,家人救急得免。已而襄殡事,家贫工苦,里中尽怜之。万历三十五年诏旌。

杨氏,后卫余丁杜宝妻。年二十七,举三子卒。环堵萧然,竭力以殡,抚三子皆成立,诸孙绕膝。众和而爨cuàn不折﹝,凡四十五年。享年七十二而终。

杜氏大同人永平同知任服休继室。杜年二十四而休卒于官旅榇chèn归,宦赀(仅供丧葬耳。子橹方四岁,安贫守节。橹就外傅,督之惟勤,廪于庠xiáng。守志四十年,寿六十余。

张氏,大同人。年十九归辅国将军充剡yǎn,逾年而剡卒。张欲经死,家人劝之曰孤在,张意少回。育孤而长之,苦节四十年。万历丁未诏旌。

朱氏,大同人石自禄妻。奉国将军充女,封鹤鸣乡君。乡君年二十三而自禄亡,无所遗,乃育其侄以为后。孝奉舅姑,慈孚继子,苦节三十七年,按臣旌。

朱氏,舍人何节妻,奉国中尉俊筑女。年二十二而养节亡,抚子职教诲,卒有成立。人羡其操。按臣旌。

朱氏生员顾茂林,博野府宗女。夫没,朱年二十岁,誓死不二。阃阈kǔn 独处三十余年。按臣旌。

明氏,大同县人董天绪妻。年二十四而亡其夫。遗一女,自毁其容以守志。惨淡悲辛五十年如一日,人服其节。

朱氏,大同府学生员任重妻,潞城府镇国中尉充女。年二十一而夫亡。遗腹五月,生子体先,奉姑以孝子,孤壮补诸生。苦节三十年,里人称之。

孙氏,怀仁县人马升云妻。升云以试,有司不录,忿而自经。孙痛悼不欲独生,绝粒旬日死,有司旌。

杨氏,怀仁县生员任佑妻。佑与友人戏,误被伤而死,遗一子在抱。杨理于有司,得直。遂沭浴更衣。七日不食而卒。

边氏,怀仁县人苑洪妻。年二十余而洪丧,食贫育孤。先是,洪亦孤子。其母鞠之成人。嘉靖间有司旌之云『姑妇双节』。

苑氏,怀仁县人郭天瑞妻。归瑞未两岁,年十九而夫亡。产一子九月矣。备尝艰辛,守子成立,孀居六十年。

王氏,怀仁县监生邓镗妻,为邑富室女。年二十余而孀,年容俱盛,遂捐其嫁时装,终身缟素。抚二孤有成。劲节四十余年。

徐氏,应州安东卫施海妻。海夭,徐年二十三,遗腹三月,期而生子,名玉柑,抚育成立。孝养公姑,非祭扫不户。孀居四十九年,寿七十二。成化十九年诏旌云『节孝兼全』。

刘氏,应州人贾云冲妾。年二十五而孀,苦志抚孤,补州弟子员。幽壶独居五十五年。万历丙午按臣旌。

贺氏,山阴县人张天叙妻。有女年十五。戎骑入,母子俱被掠。女有姿,贺虑其见辱,潜取刀与女自杀。戎骑相视错愕,稍稍纵贺。其他自营得脱回者咸传其事而异之。

郭氏,山阴县士人女。及笄而归王谋。嘉靖二十六年,戎骑入,郭与村妇俱走南山,匿避立崖上。未几,戎骑驱之下,众从之。郭曰『吾良家子,岂为所辱』乃举袂mèi自障其面,投崖而死。

周氏,山阴县人,年十六而归米祯。归二年而祯亡。及期产子,名献可。时周年十九,美而艾,里中人欲得之,恸哭自毁其容。自是人莫敢议。秉节四十余年。万历二年诏旌。

郭氏,山阴人,宦冢女。及笄,归千户陈上策。上策为阳和木场把总,以家从。十余年不得调。贫窘郭脱簪珥以佐急。较米盐,课子女,蒸蒸足述。子忠甫弱冠,中式武举。俄,策中痰暴卒。郭哀恸,绝粒三日。敛毕,从容自经于柩侧。窭丧无以归。事闻,三院给夫役、路赀,得丘首山阴也。奏闻,旌。

王氏,山阴人生员李术妻。术中疫病故,王年十九,誓死不易,穷且益坚。孀帷三十余年,诏旌。

张氏,陆氏,马邑人,姑妇也。张父县丞,幼有志操,笄而于归痒生元天瑞。瑞丧,张年未三十,誓不再醮jiào。后二十余年而有陆氏之节。陆,知县陆宗女也。宗素与天瑞友善,怜其孤元勋,以女妻之,已而勋亦夭。陆矢志无他,节如其姑。

王氏,蔚州人梁洪妻。年十九而其夫〈亡〉,遗腹七月,已而生子世迁。事公姑以孝,抚遗腹以慈。如是六十余年,寿八十五而终。

李氏,蔚州人生员刘好学妻。于归未几而寡,年甫十六。产子柏方弥月。守志鞠孤五十年,寿六十六。万历三十四年诏旌。

李氏,蔚州人监生王宪妻。宪亡,李年二十一,遗二孤俱幼,倚氏成立。孀居四十余年。万历三十五年诏旌。

杨氏,蔚州人生员郝本妻。二十四岁夫亡,遗四幼孤。事姑舅以孝闻,教四子皆成立。秉节四十余年卒。

魏氏,蔚州卫舍人葛登林妻。年二十八而亡其夫,遗子祯七岁。守节五十余年,寿八十三。

李氏,葛祯妻。祯即魏氏所育七岁孤也,亦早亡。李年二十六,遗子腾甫四岁,抚而成之。寿七十八。

马氏,葛腾妻。腾即李氏所育四岁孤也,亦夭。马年二十四,遗孤二,长三岁,次未周。守节三十四年,五十八卒。葛氏三世夭,而三妇皆以节称。

柳氏,蔚州人王福海妻。年二十七夫亡,遗〈孤〉岁,矢志守节,以迄于老

梁氏,广灵人刘大海妻。年二十八夫亡,遗子儒。守志,非祭扫足不逾户阈。儒长成立。万历中有司以闻,旌。

赵氏,广灵人太学生谭继龙妻。年二十四夫亡,子香未离襁褓,赵躬自保护有加。后香年三十,而赵保爱之犹笃。万历十一年有司旌。

王氏,广灵董继妻。年二十九夫亡,守节抚孙。享年八十六而卒。

郭氏,广灵任朝阳妻。朝阳病死,郭年二十余,有遗腹男。而姑溺爱其次子,欲并其产,每勒郭嫁。至毁容以自志而不置也万状。郭事姑愈谨,卒得母子相保。后遗腹子年几七十而郭方卒,寿近期颐焉。

戴氏,广昌县邹天福妻,年二十七夫亡,遗孤甫三岁,以节自矢四十余年。

彭氏,广昌人张廷谏妻。于归岁余而夫亡,有遗腹,彭年方十六,昼夜悲号,惨动四邻。逾五月,孤生,意乃稍解,守志不移。

郭氏,广昌人吴安妻。安以吏为北京仓官,病死。郭告给关文,抵家殡,殡毕,即于夫柩前自经死。远近闻而悲之。

仲氏,广昌县廪生董守德妻。夫亡,仲年二十五。遗孤二岁,育之壮。遭虏害。遗一孙六岁,仲又鞠而长之。值岁歉,家贫腹不充,无愁叹声,年八十,乡人无不悯之。

高氏,广昌县人刘演妻。演夭,高年未二十,矢志靡他。寿六十一。

王氏,灵丘人刘纶妻。年二十七而夫亡,遗孤三,且公姑老矣穷约自守,攻苦以供菽水。督诸孤勉学不怠。长敏学、次敏政俱发声庠序。年几六十

赵氏,灵丘人李林凤妻。年二十九夫亡,立志不二,苦节三十九年。

曲秋叶儿,灵丘人,年十七,父曲大保家贫,携女出奔五台县民安崇德家寄居。叶儿虽寠家,颇姣好。崇德侮其贫又孤踪。一日,崇德瞷jiàn其父大保出,谋强奸之。叶儿觉,义不受辱,遂自经死。事闻,三院论崇德如律。秋叶之节诏旌。

庞氏,平鲁卫官舍张斌妻。年二十而于归张,数年斌丧。遗三岁孤,庞守节抚孤有成,年逾六十。

李氏,平鲁卫官舍于嵩妻。生十九年而归嵩。举一子,方五月而嵩亡。既襄大事,足不逾户阈也。抱一幼孤以奉老姑。姑亦早孀,茕茕qióng相依。妇姑后俱高年。

仇氏,平鲁卫生员李绍忠妻。婉娩有淑德。家贫,竭力以供公姑菽水。万历八年,忠染病卒。仇不食三日,遂自经于柩侧。

温氏,平鲁卫军高通妻。夫死温年三十,子女各幼。通既葬,家贫,依其兄嫂居。兄嫂迫之嫁,温泣,自明其志。迫之再三,温曰『吾死决矣。』指子女曰『吾躬不容,遑恤吾后』先〈自〉经。其子若(连词,表并列,相当『和』)女亦自经死。叔父温廷官悲之,白于官,论兄嫂如法,而明温节,旌之。

郭氏,襄垣府辅国将军成钀niè妻。笄而于归。夫死,郭年甫二十余。孤聪䈃(zhǎo、聪濂,训诲砥砺。、濂性亦至孝,克自励以养志,工经篆,得钟期之巧。孀居五十余年,奏闻于朝,褒封夫人。

穆氏,应州人生员霍希陶妻。偶陶未久而陶病卒。穆年十九,遗一子野,始孩。野长,好读书,食既(『和饩)州庠。穆年六十九。万历三十六年诏旌。

李氏,大同人河间府副将沈继先妻。淑人所出三子镇锐、铭。继先征调,积瘁病殒。遗氏二十七岁。抚育三子,竭力女工糊渡。亲族屡劝他适,正色拒之。后镇长成,承袭补守备职,勤王死事。其锐、铭俱以醇谨成家,奉氏终天。里人称之,两学公举节妇焉。

张氏,大同县人韩粟妻。适粟三年而寡,年未三十。家贫无以自给,茹勤女工,百折维艰,守节三十三年。抚子万贵暨贵弟俱成立。以寿终。乡人贤之。

任氏,阳和人生员吴献忠妻。年十九而献忠以暴疾卒。任恸绝复苏,舅且垂年七十,善事终天。所生遗腹子之璧,抚育至成,恂恂xún补庠xiáng生。家业竟无失坠。远近称完节焉。

孟氏,朔州马呈池妻。夫亡,年二十。家贫甚,隆冬冻膝成疮。事姑舅至孝。姑病,衣不解带者三年。教二子攻制举业。长东伯,名士仲东阳,戊子举于乡。苦节四十余年。崇祯十五年诏旌。事详贞节传。

论曰妇德征于柔静,立节秉于贞烈。今夫闺中之秀,闾阎匹妇,非尽有傅姆之训诲,道义之涵育也。然而或捐生不顾,或矢志不遗,标芳管,流声竹素,岂非专一之操,根于天性然哉列之简编,其裨益纲常风教匪浅云。

标签 -
网站编辑 - 大代永祚